健康、疾病、就医等知识,请搜索:
现在的位置: > 性爱 > 性爱疾病 >

口述:离奇染性病

时间:2012-10-02 |来源:天天健康网 收集整理|点击:


  女主角档案:杜艳玲 32岁 财务

  男主角档案:庹景华 35岁 事业单位职员

  记 录 人:记者 陈琳

  可能你今天袜子没洗,招来他一阵骂声;可能你在他下班的路上等他,却看到他和另外一个女人谈笑风生;可能你做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餐,他却说:“哦,对不起,我很累”……这些生活中不经意的误会堆积起来,恋人之间、夫妻之间就慢慢有了隔阂。如果没人在中间及时疏通、交流,那么,心与心的距离会越来越远。“真情碰撞”是您和他﹙她﹚心与心交流的地方。如果您和他﹙她﹚遇到什么解不开的心结,请走进“真情碰撞”。在这里,您和他﹙她﹚可以畅所欲言,扫掉阴霾,满载欢愉而归!

  起因

  今年春节前夕,妻子杜艳玲无意中拆穿了丈夫庹景华的一段婚外情,至此,杜艳玲总算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在4个月之前被确诊染上性病。而庹景华对杜艳玲的指责大喊冤屈,并声称是杜艳玲染病在先,他才试图以婚外情来疗伤的。两种说法,两个事实,两人的婚姻在互相撕咬、猜忌、怀疑、斥责中摇摇欲坠。

  焦点

  战争仍在不断升级。杜艳玲一直自恃清高,平日也十分讲究卫生,咬定错方在丈夫庹景华。年后,不堪其扰的庹景华提出和杜艳玲解除夫妻关系,理由是怀疑她染病是因在公差期间与男同事发生过不正当关系,这无疑引发了一场世界大战。之后,杜艳玲花钱请人跟踪调查,掌握了庹景华在外花天酒地的大量证据,并且态度强硬,说害其一生者,绝不能轻易放过。谁是谁非,何去何从,很难分辨与抉择……

  【她说】

  杜艳玲:他出轨在先反赖我

  一个月前,杜艳玲站在报社门前号啕大哭,我只得放下手头正在赶写的稿件,下楼去会见这个已经情绪失控的女人。或许是哭的次数太多,她眼眶红肿,发丝凌乱,十分憔悴,不过还是强打起精神来,连连说:“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你了……如果我再不来找你们,我老公可能就是别人的了。”

  可在短暂的悲伤之后,她火速打开一直用手夹着的文件袋,照片、手机卡、通话清单,乱糟糟地摊在玻璃茶几上,我伸手拿过其中一张照片,是一对男女的亲密照,照片中的女人不是杜艳玲,她说:“那个男人就是我老公。”随即她咽了一口唾沫,嘴巴也不听大脑指挥了,自言自语了起来,“我该怎么办?”

  离奇染病

  事情得从去年10月份说起,天气突然转凉,我觉得腰酸背痛,下腹也隐隐作痛,按照常识判断,我没太在意,就当作一般的发烧感冒吃了点药,可过了好些日子,病情也没得到好转。于是,我向单位请了一天假,上了医院一趟。

  这不去倒好,一去我的生活从此乱成了一锅粥。医生说,我得了那种病,要立刻治疗。我完全没有了心情,既不解,又有点羞愧,好在对方是名女医生,我就低声拉着她问了起来,“医生,这不可能!我是很讲究个人卫生的,平时习惯也很好,连出差住宾馆,都是用的自己的毛巾。”

  女医生瞥了我一眼,轻描淡写地问:“你爱人有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呢?”“没有,没有。”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对于老公庹景华,我很有把握,自结婚以来,这里里外外,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过问,他从不沾外头那堆残花烂柳的优良品质,不止一两个人向我提过。

  看我那么笃定,女医生不好再往下问,沉吟片刻,说:“你太注意卫生了,反倒可能会破坏自身免疫环境,趁现在还不严重,抓紧时间治疗。”

  回去后,我非常沮丧,将检查结果一五一十地说给了庹景华听,尽管他努力在克制情绪,却还是被我敏锐地捕捉到一些不安而惊恐的眼神。

  “你感觉不舒服已经多久了?”

  “大概一两个星期吧。一直拖着没看,谁知道是这种状况呢?”我叹了一口气,并没有意会到他问话里的深奥。

  “上个月出差后开始的吗?”他一下子把我给问住了,说实话,我根本没有想到有这么一码事,他是怎么想到这件事情上头来的呢?我突然有种被推上审讯台问话的不好感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黑着脸,意识到他话里有话,另有所指。

  他倒是挺识时务,马上打住了,“没什么,随口问问,或许你用过酒店的毛巾,不小心被传染了也说不定。”

  在这次不愉快的对话结束后,庹景华倒也没再追究我染病的原因,我却前思后想,琢磨起他为什么提到我出差的这件事。的确,我9月份在无锡呆了二十来天,单位派我和同事汪伟一同担纲某项工程的前期财务预算工作,庹景华该不是把我染病的原因和这趟男女搭配干活的公差联系在一起了吧?

  这是哪门子的事?当时,我和汪伟一人住一间标准间,有宾馆结算的单据为证,况且汪伟刚调来不久,我们并不算熟,两个人八竿子都打不着,怎么就成了被怀疑的对象?如果我们俩真有点什么,我肯定不会坦然告诉他一起结伴出差的是个男人吧。

  不过再怎么解释也无事于补,说也说不清楚,反而会给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我告诉自己,最重要的是赶紧好起来,否则,什么都难办了。

  神秘手机卡

  在治疗的那段时间,我和庹景华自然没有了夫妻生活,除了没有分床睡,其余一切生活起居都分得很开,尤其是内衣裤,我们都是各自清洗、晾晒,避免交叉传染。

  我承认自己有点后知后觉,忽略了男人在生理方面的需要,以至于对他的一些变化,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那时候正值年底,各单位都进入了轧账、总结阶段,我们单位自然也不例外,各项工作都进入了紧张繁忙的收尾阶段。庹景华身为几项大工程的项目负责人,隔三岔五就得上工地检查验收,应付上头领导的检查,应酬到转钟一两点是常有的事。夫妻多年,我之所以那么信任他的为人,一来因为我比较了解他那个行业的工作状况,二来总有不少人私下里羡慕我,找了一个特别有节制的老公,就算迫不得已要应酬,他也从来不会跨越雷池。

  农历春节前的一个周末,我雇了一名钟点工在家大扫除,清理衣柜的过程中,钟点工举着一小片硬卡跑来问我,“这个是从衣服里抖出来的,不知有没有用?”我接过来仔细一瞧,是张手机卡,人说好奇害死猫,好奇真害死了我。

  把卡插进手机里后,庹景华费心雪藏的秘密顿时呼啸而出。那是一个专属于某个女人的联系号码,边翻看着他们之间发送的短信,我的眼泪流个不停,那个口口声声对别的女人说“想你”、“爱你”的男人,是我多年苦心栽培的丈夫吗?

  6年前,我嫁给庹景华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小职员,替领导端茶送水,打打杂。说实在的,我看上的是他那股踏实勤快的劲儿,要不然,凭我们家的条件,找个旗鼓相当的对象不是什么难事。还记得我跟父母打过包票,只要扶他一把,他一定能够上路。

  果不其然,父亲跟几个老关系打招呼后,庹景华受到提携,一路绿灯,接连承包了几个工程项目,很快如愿以偿坐上了小项目负责人的位置,一年有不少钱进账。中途他陷入了几桩“债务门”,我调动周围的关系,请动关键人物从中斡旋,最后债主当场拍板,把欠款划到他单位项目名下。对我和家人,他十分感激,也学到了不少在外面难以学到的东西,在他心里,我既是能干的妻子、贤惠的母亲,也是良师益友。我真的不敢相信,在我最需要理解和关心的时刻,他居然做出违背道德和天理的丑事来!

  铁证如山,庹景华没法再演戏,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捞到了想要的情报。那个女人叫姚琴,今年24岁,在一家小公司做事。此前,庹景华负责的某个项目准备招标,姚琴所在的公司正是众多投标者之一,两人慢慢就从业务来往变成了情人关系。

  疑似祸首

  眼看自己种下的苗长成参天大树,却没为辛苦种树的人一片乘凉的地儿,只顾着给路边的花花草草遮风挡雨,我就越想越生气,上前狠狠扇了庹景华几耳光,“你老实交代,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几巴掌扇得他脑门上火星直冒,他没头没脑地吼起来,“装什么圣女!要不是你不检点,在外面乱来,还染上不干不净的病,我至于痛苦到找个情况来发泄吗?你凭什么教训我,你给我滚!”

  结婚以来,这还是我第一次领教他发威的样子,看来他老早就认定了我背着他在外偷人是事实。我既委屈又气愤,当场掏出手机来,“好,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汪伟,咱们当面对质,把话讲清楚!”

  谁知庹景华大手一挥,手机掉在地板上,摔成了几块,“哪有贼承认自己是贼的!你少跟我来这一套,还嫌不够丢脸啊?”话音未落,他便摔门而去,一连5天未归。

  那几天,我想了很多,眼泪都快哭干了,直到我无意中上网浏览到一篇关于丈夫流连于声色场所,将性病传染给妻子的情感故事,才猛然开了窍,一个巨大的惊叹号在心中惊现:该不会应了女医生的猜测,庹景华才是我染病的罪魁祸首吧?

  腊月二十八一早,我拨通了那个我很不愿意面对的女人的号码,姚琴果断地挂断了电话。我不服气,不停轮换着用外面公用电话骚扰她,想不到她棋高一着,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办了停机手续。因为找不到庹景华的人,又联系不上姚琴,作为有头有脸的人,我也不方便去他单位大吵大闹,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只好致电庹景华的属下,套出了一条重要线索。据他属下说,这项工程是从2008年夏天开始招标的,也就是说,在我查出染病之前,他和姚琴就认识了。那么,我是因他染病的猜测有一半机会可以成立。

  除夕夜,我抱着孩子哭了一整夜,人家欢欢喜喜过大年,我却不敢回娘家跟父母团圆,生怕泄露了婚姻不幸的天机,遭人耻笑,只好忍着身体和心灵的双重伤痛,独守空房。没想到庹景华这回做得很绝,过了大年初五,还没有回家的意思,初八那天,他终于来电了,不过是通知我挑日子去办离婚手续的。我再也坐不住,就去找了私家侦探调查,老实说,到了这个分上,我只能多为自己和孩子着想,万一我分不到半毛钱,病也治不好,还被诬赖挂上坏女人的名号,我下半生就彻底给毁了。有了这堆照片和证据,至少我还存有一份清白。

  【他说】庹景华:这般栽赃太不地道

  随着记忆下起滂沱大雨,杜艳玲终于再度失声痛哭,可惜女人往往都是口是心非的,她的本意并不想离婚,此行来报社的目的是抱着一线生机,请记者能从中调解,挽救他们岌岌可危的婚姻关系。

  事后我联系上庹景华,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应有的反应,他的确非常不愿意和我谈及这件丢脸的家事。在他推三阻四欲挂掉电话之前,我迅速拎出了最关键的一点,需要他出面亲自来证实的问题,也是杜艳玲最耿耿于怀的事情——他是否在妻子杜艳玲染病之前,就已和姚琴产生了私情?这一下,他好像被击中了痛处,毫不示弱地为自己辩护起来。

  杜艳玲这个女人是很会粉饰自己的,从始到终,她都很善于趋利避害。其实我也很不愿意去诋毁,或者打压她,但我所知道的事实绝不是她向你描述的那个样子。

  汪伟那个男人她应该对你提过吧,去年9月份,他们一起去无锡出差,实话告诉你,那是杜艳玲自己争取来的机会,原本他们单位是准备派两名男同志去的。这些情况都是后来我无意中发现的。之前她倒是从没瞒过我,我也一直知道她是和个男的去出差,记得当时她是这么跟我说的,“景华,这回无锡的项目很大,单位领导特别重视,我在部门是老手,能够接下这任务算是上头器重,他们还开玩笑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呢。”

  说一点不介意吧,也不可能,不过杜艳玲不管忙到几点,每天都会打长途电话来问候我,我慢慢也释怀了。有一件事我从来没跟她提过,大约是在9月20日左右,无锡项目将要收尾的阶段,我在楼下碰到了杜艳玲一个部门的男同事刘文,也不知是出于赞美,还是妒忌,刘文语气中夹枪带棒地和我寒暄了几句,“老庹,想你家杜艳玲了吧,也快了,他们马上就回武汉了。都怪我前些时身体欠佳,要不然也不会让你们夫妻小别了,不过小别胜新婚呐!”说罢,刘文诡秘地笑了起来,我紧接着聊了几句,才知道这次出差机会并非领导安排,而是杜艳玲极力争取的。我心头一紧,有意向刘文打探了几句与杜艳玲同行的男同事的情况,这才知道此人叫汪伟,35岁左右,刚调来单位不久,行业经验丰富,很受上级赏识,更重要的一点,据说他是因为离婚才回武汉的。

  然后,我做了一件我自己都难以启齿的事——到营业厅打印了杜艳玲的通话清单,密密麻麻的通话时间、日期,全是对应着同一个手机号码。不用我说了吧,就算他们可以解释是出于工作原因,但我能信吗?我心里不舒服,闷得慌啊!

  从结婚起,在这个家我就一直低声下气的,说句不中听的,杜家人总以恩人自居,骑在我头上作威作福。这么多年了,别人难以想象我是以怎样报恩和隐忍的心态,甘愿站在被小视的弱势边缘的,现在我是出了点成绩,但不至于到忘本的地步,在知道杜艳玲染了病的时候,我更加确定自己被扣上了一顶绿帽子。

  我不挑明不代表我心里没数,想不到她竟然反过来倒打我一耙。可以明明白白地说吧,我是12月底才和姚琴在一起的,那时候我真的非常痛苦,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既然有女人对自己好,我就接受了。只要想起自己的妻子和别人乱来染病,连累我失去了正常的家庭生活,我就难以自禁,痛苦需要发泄,发泄完了更痛苦,谁来理解我心灵和身体上的伤痛?真正受害的人是我!

  与其纠缠下去,不如一刀两断,免得所有人都痛苦。说实话,我对财产没什么要求,只要孩子好,我跟她一切都好说,她没有必要去找我出轨的证据,如果我想反扑,她根本不是对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好说好散吧。

  (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碰撞】信任不再家何在?

  末了,庹景华不忘对我耐心的倾听表示谢意,我借机将自己的几点想法与之交流。其实,隐瞒做过的错事是人的一种本能,如果杜艳玲真的做了越轨的事,对于为人母为人妻的女人来说,她完全没有必要告诉庹景华自己染病的事情,这岂不是自己扇自己一耳光?这时,庹景华摇了摇头,不改初衷,非常肯定这是杜艳玲使出的伎俩,想惹人同情,故作无辜。

  话已至此,我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明白他心底早认定了一个死理儿,世上诸事不会空穴来风,均事出有因。虽然这固执的男人已不再需要“解铃还须系铃人”之类开导的话语,我还是到位地将杜艳玲的想法转达给他,并委婉地让他认识到,就算妻子犯了错,在婚姻之外寻找发泄途径也并非灵丹妙药,他们之间的纠葛充分证明了,两件错事加起来不会变成对的事,反而将事情引向更加混乱不堪。

  随后,杜艳玲马上在电话里吼叫了起来,情绪极不稳定,对于庹景华的一番说辞,她很是不屑,“证据呢?污蔑人也得有证据吧?”接着像祥林嫂似地叫起冤来。我突然想起在组织情缘活动时,一位女嘉宾描述过的择偶标准,寻找时要从容,交往时要包容,生活中要信任。婚姻又何尝不是如此?没了从容、包容和信任,一座城池就会顷刻塌陷,废墟上建城谈何容易?是非曲直清官都难断,越想还自己清白,夫妻关系只会越加疏远,直至无法修补。所以最后,我只对杜艳玲说了一句话:“好好治病,从头开始。”

最新发表

点击排行

更多疾病大全

日常急救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