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疾病、就医等知识,请搜索:
现在的位置: > 性爱 > 青春期性 >

聚焦青少年防艾﹕中小學教诲何時不再“談性色變”

时间:2018-07-19 |来源:天天健康网 收集整理|点击:


  本年12月1日是第30個天下艾滋病日。连年來﹐中國艾滋病风行態勢已發展到以性傳播為主﹐社會各界對防艾教诲﹑性教诲進校園的話題討論不斷。那麼﹐艾滋病防治為何與性教诲息息相關﹖性教诲又為何遲遲難在大中小學遍及﹖个中還存在哪些難題呢﹖

  現狀

  ──艾滋病防治與性教诲關係緊密

  在第30個天下艾滋病日來臨之際﹐11月27日﹐第三屆中國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诲事变座談會在北京舉行﹐在這次會議上﹐多位專家呼籲防治艾滋病要從源頭抓起﹐性康健教诲應該納入義務教诲。

  對於中國青少年群體的防艾形勢﹐2016年﹐中國疾控中心曾發佈過這樣一組數據﹐2016年1月至9月﹐中國新發現15至24歲青年學生传染者為2321例﹐這一數字是2010年同期的4.1倍﹐中國艾滋病疫情在青年學生人群中上昇較快。

  事實上﹐預防艾滋病一向以來都與開展性教诲息息相關。2015年﹐國家衛計委與教诲部聯合發佈的《關於成立疫情通報制度進一步加強學校艾滋病防控事变的关照》就明確指出﹐各地要將預防艾滋病教诲與性康健教诲有機結合。

  可是﹐受限於觀念﹑師資﹑投入等諸多身分的影響﹐中國中小學性教诲課程的開展情況並不樂觀。對於性教诲﹐學校﹑家長怎样形成共識﹐性教诲推廣為何總是遭遇尷尬﹐這些問題被輿論討論多年﹐但好像一向未見改觀。

  探訪

  ──學生不再避諱討論“性”

  在北京﹐都城師範大學附屬麗澤中學開設的“青愛小屋”算是性教诲進校園的一個有益试探﹐11月28日﹐記者來到這所學校進行探訪。

  在麗澤中學一幢教學樓內﹐數間讲堂和辦公室組合成以生理諮詢室﹑生活規劃室等為一體的“青愛小屋”﹐為學校成立起開展艾滋病防治﹑性康健﹑生理康健教诲等手段。

  據瞭解﹐“青愛小屋”是中國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诲工程(簡稱“青愛工程”)的一部门﹐致力於试探切合中國國情及學生年齡特點的康健教诲模式。

  探訪當天﹐該校高一﹑高二﹑高三分別有班級在“青愛小屋”開展相關課程和班會。个中﹐在高二年級的自主班會上﹐學生們绝不避諱地討論青少年在结交過程中發生性行為導致传染艾滋病的話題。

  周一至周五的午休時分﹐麗澤中學生理教師李涓都會在“青愛小屋”的生理諮詢室守候前來流露心聲的學生﹐不過比起當面諮詢﹐她發現﹐現在的孩子更青睞在QQ上跟她傾訴。

  據李涓介紹﹐麗澤中學高中部大約有600多個學生﹐而在她的手機QQ上﹐學生挚友就佔了200多個﹐這意味著有大約1/3的學生向她拋出過芳华期所碰着的“小煩惱”。

  “情绪問題是學生生理諮詢中佔絕大多數的問題﹐現在的青少年不像過去守旧﹐有的孩子在高中時期乃至會談好幾個男女伴侣﹐這樣的狀況並不少見。”李涓坦言﹐许多學生尚未樹立正確的戀愛觀念。

  李涓說﹐在性方面﹐许多高中生並不是真的大白怎样保護本身﹐他們應該從更小的時候開始就接管到性教诲。但現實是﹐現在大部门學校都並沒有開設相關課程。

  抵牾

  ──人才缺失影響性教诲進校園

  性教诲人才的缺失﹐被認為是中國在推進性教诲進校園方面相對緩慢的一個身分。

  在中國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诲工程辦公室主任張銀俊看來﹐中國現有在校兒童﹑青少年3億人﹐每年進入芳华期的有2000萬人﹐但全國祗有極少數高校有性教诲的輔修專業﹐中國高档教诲學科設置當中﹐既沒有性教诲的門類﹐也沒有一級學科和二級學科。

  年僅23歲的胡紫陽今朝已經是“青愛工程種子師資培訓”的一員﹐據介紹﹐該項目旨在成立起全國性的性康健教诲師資培訓平臺和後備團隊﹐並通過課程開發﹑课本出书﹑課題研究等渠道﹐推動學校性康健教诲的開展。

  克日﹐胡紫陽在二年級的一個班上﹐展開了一節聚焦寶寶孕育等相關內容的青愛教诲課。課堂上﹐她用黃豆﹑核桃﹑拳頭和書包來比作媽媽懷孕期間肚着骵寶寶的直觀巨细﹐讓孩子把書包背在身前﹐模擬懷孕的媽媽穿衣﹑吃飯和睡覺。

  一番體驗後﹐孩子們從中感觉到媽媽在懷孕期間的艱辛﹐“謝謝媽媽”的表達在老師的引導下脫口而出。

  “本年7月﹐我在種子師資培訓中有學習過關於生命教诲的一些課程﹐通過翻閱資料﹐結合早年的學習經驗﹐加上學校的關注和指導﹐最後合成了這節課。”胡紫陽對中新網記者說。

  “現在性康健教诲不祗是校醫的事变﹐還要有班主任﹑科學老師﹑體育老師等的共同。”胡紫陽暗示﹐其他學科也會涉及到相關內容﹐宗旨就是要讓性教诲﹑性安详教诲﹑性哲學教诲滲透到各個學科裡。

  探討

  ──性教诲怎样做抵家校結合﹖

  值得留意的是﹐胡紫陽在課堂上不僅設置了和學生的互動﹐還請兩位學生的媽媽錄製了小視頻﹐和孩子們分享懷孕期間媽媽的真實感觉﹐這也是性教诲在學校﹑家長彼此共同中的一種嘗試。

  不過﹐曾有媒體報道過家長因课本标准大從而叫停學校性教诲課的变乱。對此﹐胡紫陽告訴中新網記者﹐學校在開展性教诲課程的前期已經請相關專家對家長進行了指導。

  “我們會告訴家長﹐學校進行的是生命教诲﹐而性教诲是生命教诲的一部门﹐為了防备以後學生碰着猥褻﹑性侵等情況﹐性教诲勢在必行。”胡紫陽說。

  另外﹐無論是哪個階段的教诲﹐都不僅僅是學校單方面的傳授知識﹐還在於通過公道的教诲方法﹐能讓學生真正接管並消化所學到的內容。

  性教诲也不破例。據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駐華代表桑愛玲介紹﹐活着界上的一些國家﹐性教诲已經不僅僅是一個國家教委核准的課程﹐乃至成為一個必修的考試科目。

  桑愛玲暗示﹐要給孩子們提供綜合性教诲﹐使他們有充实的準備﹐保護本身免受艾滋病和其他性傳播疾病的传染﹐停止過早的懷孕﹐保證他們從兒童順利地過渡到成年期。

  胡紫陽也向中新網記者介紹了一種課程的反饋方法﹐她說﹐“我們會通過學生小講堂的方法﹐好比﹐本日你知道了生命來之不易﹐學會了戴德﹐那你回家有沒有幫媽媽做些什麼﹐請你記錄下來﹐拍個小視頻﹐拍個照片﹐跟同學講一講。”

  與此同時﹐學校還會召開家長大講堂﹐向家長瞭解孩子在上完課回家後有哪些差异以往的表現。“這樣一來﹐學校﹑家長﹑學生都能從性康健教诲課中受益。”胡紫陽說。(湯琪)

聚焦青少年防艾﹕中小學教训何時不再“談性色變”

最新发表

点击排行

更多疾病大全

日常急救知识